你觉得春晚的节目太煽情了?是你没体验过独自在他乡过年

离开老家二十年了,过年次数不多,数都是在外地,有几次印象特别深。 第一次是上大学期间,没钱,期回家也没什么事,正在肯德基打工,就决定留下来,德基多打工,点钱。 当时学校要求留校的人都要集中住在几个宿舍里,搬到一个不熟悉的宿舍去住。每天除了上班,到自己宿舍看看书,脑上打打游戏。 那年刚好是千禧年,要除夕夜通宵开门,店里安排上夜班,上十点,到第二天早上八点。晚上外面过年氛围很浓,都有鞭炮声,能在店里隔着窗户看看外面,五味杂陈。 第二天一早回学校,是新的一年了。骑着自行车回家的时候,的人都还在家里过年,少。遥想家乡的父母亲人,伤感。 大四的时候,也没有回家。寒假放假之前,找工作东奔西走,深圳,杭州,和宁波,了不少,回家就没有钱了,在学校待着。 当时找工作还没有什么眉目,来感到很迷茫,觉心里不踏实,校个另一个留下的同学每天打打游戏,吧上上网,也就过去了。 除夕夜,俩去网吧上网,只有我们两个人了,两口子还在,老板两口子一起吃了饭,们家电视上看了一会儿春晚。 在家里和家人看春晚那些团圆主题的节目,觉很煽情,聊。真正一个人在外面过年,夜看到的时候,常感动,滋味在心头。 再就是前几年,前本来已经说好了去老婆家里过年,票也买好了。但是块过年的时候,突然重病住院,始我没回去,家里人觉得情况严重,回去。 早上在上班的地铁上接到家里的电话,来换乘地铁如火车站买票,已经腊月二十七,票没有了,买了个临时加班的长途汽车,先到西安,车回家。 下午上车才发现,长途班车虽然是卧铺的票价,本身只是硬座,为买票晚了,在最后一排中间的位置坐了一夜,睡不着。 第二天一早到了西安,突然下大雪,的出租车也打不到,坐三轮车到长途车站,告知因为大雪,封路,车了。 出了售票厅,悄悄说,,但是票价很高。平时七十,四百。但是这时候没有别的选择,硬着脖子挨一刀。从上午十点一直站在雪地里,晚上十点才有车来。 回到老家下车,是夜里二点多了,人家投宿也不方便,就近在车站附近找了个小旅馆住了一夜,天一早六点就冻醒了,医院。 好在父亲当时病情已经稳定下来了,没有腊月三十,九就是除夕。晚上我在亲戚家吃过饭,一些饺子给我爸,医院病房,房里另一家人在医院里聊天,除夕夜。 一直在医院住到正月十二,病情基本好了,院回家。回到家里把父亲安置好,返回上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