颜强读品:成绩起伏就炒教练,亚洲足球的通病

一、四川足球? 1月11日《成都商报》记者欧鹏消息,四川安纳普尔那只剩最后2天时间解决中甲准入问题,一旦无法解决,俱乐部将失去资格、破产清算程序。 Insight:危言耸听,夸大其词。这是一个俱乐部非常严重的存亡挑战,却未必是四川足球危险到了需要“拯救”的时候,难以理解这样的标题,这样一个俱乐部,就能代表四川足球? 有没有企业或者其他社会机构,能够在最后时刻接受这个俱乐部,简直有点碰运气的意思。俱乐部传出经营压力,在晋级之前就有传闻,时间拖延至今,传闻口径越来越严重,对于哪怕有意接手者,也会形成额外的压力。从长远看,症结所在,是俱乐部为什么会陷入升级之后难以为继的困境,到底出了哪些问题,以及是否具备解决方案。倘若这些疑问不能得以部分澄清,找到其他机构接手的可能性,只怕更低。 在冰冷的经济现实面前,煽情求告于事无补,经营者对于俱乐部的管理,到底出于什么目的,力推升级过程中,遭遇了那些困难,这些都是有必要对外公示的。四川有过很好的球市,也有过被各种居心叵测足球投资人破坏球市的往事。四川足球的未来,不是通过“拯救”这个俱乐部就能决定的,但这个俱乐部的真相,却会对四川足球未来发展,产生很大影响。 二、杯格局 亚洲杯小组赛首轮结束。《人民日报》评论称,日本队、队面对实力弱于自己的对手,赢得却并不轻松;而上届冠军澳大利亚队输给约旦队,爆出本届赛事的首个“大冷门”。 Insight:小组赛第一轮以及正在进行的第二轮,强弱并不分明,球队之间差距缩小是事实。更明确的事实,是东南亚、以及西亚一些长期被视为鱼腩部队的球队,在亚洲杯上表现有所进步。但这还不是做出整体判断的时候,因为传统强队,尤其东亚的日韩,还没有在亚洲杯上展现出自己的真正水平,澳大利亚作为卫冕冠军,仍然在新老更替之中。 和世界杯上的日本队相比,亚洲杯并没有汇集日本能征召的强手,韩国队也有孙兴慜这样的亚洲头号球星,要到小组赛第三场才回归。所以严格意义上亚洲列强的杯赛交锋,要从淘汰赛开始。扩军带来的结果,是以前处在亚洲杯正赛边缘的球队,终于得其门而入,这些球队对亚洲杯的态度当然更加积极。 场面和技术分析看,亚洲足球看不出什么明显进步。胶着场面、的比分,说明的是强者没有愈强,而过往的相对弱者,取得一定提高,本是题中应有之义。 三、杯教练下课 北京时间1月11日上午消息,叙利亚足协宣布主教练贝尔德-施坦格下课,他也因此成为了本届亚洲杯第二位被解雇的主教练。 Insight:叙利亚解雇主教练,之前泰国首轮惨败印度,立即换帅。亚足联官方有过统计,亚洲杯24支球队,用的本土教练不过4人。亚洲足球的进步,当然需要从欧美足球发达地区引进教练人才,但外籍教练得到的信任度以及支持度,都未必足够高,成绩一旦出现起伏,很可能被当做最廉价的战术棋子,而被抛弃。这是亚洲足球通病。 外籍教练往往会在带队初期,产生一些积极变化,这在亚洲处处可见,毕竟各自知识构成和足球背景不同。可是时间一长,总会产生各种各样的文化障碍和沟通壁垒,学习欧美的过程中,改弦更张,朝秦暮楚,是比比皆是的现象。除非亚洲也能出产足够高数量的优秀教练,否则这种低水平竞争的乱像,不会那么容易消失。 四、河战舰”不再 《阿斯报》报道,过去6个赛季皇马引援的平均年龄只有21.16岁。最近,皇马引进的迪亚兹年仅19岁,转会费只有1500万欧(含浮动奖金)。 Insight:《阿斯报》的统计,以数据论理方式,揭示了皇马这些年来在引援政策上的深度调整,弗洛伦蒂诺曾经引以为傲的只买世界最佳政策,已经在日益变化的转会经济环境中难以继续。 这种注重年轻化、身价相对低廉的策略,和美国职业体育数据分析的思路相近,也和其他欧洲豪门俱乐部,引援竞争力愈强,花钱手笔让皇马都得退避三舍有关。巴黎圣日耳曼和曼城,作为转会市场新贵,极速抬高了转会市场成本。在欧洲足球人才过去十年,越来越程式化、越来越雷同的格局里,已经无法维持“银河战舰”模式。